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无弹窗广告-池季远沈云悠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在线完整版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时间:作者:沈知杳

想找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无弹窗广告干净亚游app|开户,池季远沈云悠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在线免费全本,作者沈知杳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两世为人,沈云悠最幸运的事就是一朝重生,手刃仇人;而重生之后,她满心仇恨,夜深梦见那个少年才会有些许疑惑,这一世究竟是涅磐,还是不幸?...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是作者沈知杳执笔的一部古代言情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亚游app|开户。

第5章夸她好看罢了

眼见着陆姨娘越走越近,桑迎秋的心也慢慢揪紧,她不自在地揉着自己的手帕,心神不宁。

终于,陆姨娘停在了她面前,正当这位姨娘打算开口时,沈云悠却抢先一步,她端起了自己身旁的那碗茶:姨娘的茶想必已经凉了吧?这一碗没有动过,又是新添的,就用它吧!

这话令桑迎秋松了一口气,她立即帮腔:云悠说得对,这凉水下肚,对孩子也不好。说罢用目光征求沈舜的意见。

见沈舜点了头,她心头的石头总算落地,伸手接过陆姨娘手里的茶,放在了一旁。

心中却想着,这个蠢货可算是做了一件令自己满意的事。实际上,她方才一直想着怎样处理陆姨娘手中的茶,若是她当真喝了那碗茶

桑迎秋不敢想,自己无论如何都会被沈舜怀疑。

此时沈云悠已经起身,正准备将茶递到陆姨娘手上时,却忽然看了桑迎秋一眼,有些疑惑:母亲怎么了?是身子不舒服么?脸色怎么这样差?

桑迎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也不知道沈舜有没有瞧出不对,她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心虚:兴许是坐得久了有些累,不碍事。

那母亲可得注意身子。沈云悠说罢,将茶给了陆姨娘。

她清楚地记得,上一世陆姨娘喝了茶后,就被自己不小心撞上她,导致流产。

她先前多次表现出对陆姨娘不满,沈舜也就认定,她是故意如此,害得陆姨娘失去了孩子。

实际上,桑迎秋早已经在茶里动了手脚,也是故意让二人撞上。这样一来,不仅可以除掉陆姨娘的孩子,还能让沈舜与沈云悠产生隔阂。

沈舜当年因为家中争夺,失去了很多,平生最恨骨肉相残,确实因为此事慢慢疏远了沈云悠。而她又不懂挽回,一直任由桑迎秋母女摆布,到最后,沈舜对她的感情已经十分淡薄。

今生她不仅没有对陆姨娘表示出恶意,还让沈舜明白,这一切都是桑迎秋从中作祟。最重要的是,她不会再上前撞到陆姨娘。

如此一来,陆姨娘流产,便说不过去了。

先前桑迎秋看那碗茶的眼神,沈云悠便猜到,问题在茶上。桑迎秋是聪明人,既然不能栽赃给自己,当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让陆姨娘滑胎。

明明知道这一切,沈云悠还是忍不住将茶换掉了,毕竟上一世,虽说大家都以为是自己害陆姨娘失去了孩子,她却没有对自己做过恶。

就当是报她上一世的恩情吧,沈云悠心中想着,再说就算她今日滑胎,桑迎秋也未必会有什么大事。毕竟她掌管后宅多年,手段狠辣,指不定能将自己摘干净。

正因如此,也不必搭上陆姨娘肚子里那条小命。

敬完茶,沈舜便让桑迎秋和陆姨娘都回去休息,桑迎秋也不愿多待,立即离开了。倒是陆姨娘,走到门口却又回头古怪地看了沈云悠一眼,令她有些不自在。

过来,陪为父走一走。沈舜招了招手,沈云悠便跟上前。

二人沉默地走了一会儿,沈舜终于开口了:我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但也不能事事都听你母亲安排。

沈云悠抬起头,满眼困惑:可母亲待我很好,父亲也曾说过,要听母亲的教诲,这有什么不对吗?

她当然知道,经过刚刚的事,沈舜已经有些担忧。但她不能表现出自己已然明白。正因为她傻,别人才愿意相信她说的话,她可不能这样早就被看穿。

沈舜将手背在身后,微微叹气,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将话咽了下去。他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沈云悠的头,说道:也罢,还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多替你考虑一些吧!

沈云悠年幼丧母,又乖巧,他也是心疼的。

不知为何,他的手触到自己头顶的刹那,沈云悠竟有些说不出的滋味。二人这样相处的日子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她都有些恍惚。

父亲,姐姐!花丛中传来了清脆的声音,沈云悠整个人都有些僵硬。这声音听上去天真,对她来说却像是地狱而来,只因这声音的主人是她的仇敌--沈云娇。

沈云娇身着鹅黄色衣裙从花丛中走出来,她拉住沈舜的衣袖,左右晃动,一副不知愁的样子。沈舜也笑眯眯地回应着她。

半晌后,沈云娇像是终于想起了沈云悠,她几步走到沈云悠身边挽住了她,笑得天真烂漫:父亲净顾着和我说话了,是不是忘了姐姐还在这里呢?说着又小声道:我可有小秘密同父亲说,不过还是改日吧!

沈云悠当然知道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她这是故意要将自己划为外人。细细一想,她上一世也常常如此,只是自己或是沈舜都没有起疑,只以为她是年纪小。

妹妹不说,我可要同父亲说秘密了。沈云悠强忍着恶心将沈云娇的手扳开,又拉着沈舜往前走了几步,二人站在了一颗老树下。

沈云娇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二人,只见沈舜低着头,而沈云悠半捂着嘴,说着说着便指着自己笑了起来,沈舜跟着看一眼,也笑了起来,一派和睦。

沈云娇摸了摸自己的脸,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又检查了自己的衣裙,也没有异样,可那二人越笑越大声,她气得嘴唇发抖,快步朝二人走去,正欲发问,沈云悠却先一步开口了:妹妹怎么过来了?这可是我和父亲的秘密。

她恨不得狠狠地抽沈云悠一巴掌,却碍于沈舜,还是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我好奇嘛,姐姐就告诉我吧!

沈云悠做出一副怕了她的表情,向前跑去,跑出两步,又回头对沈舜眨了眨眼:这可是秘密,父亲千万不要对妹妹说!

说罢逃也似地离开了,一转身,她便收起了那副活泼的样子,脸色骤冷。走出好远一段,白桃才开口问:小姐方才说了什么?

没什么,夸她好看罢了!沈云悠随意摆了摆手,她当真只是在沈舜面前夸赞了沈云娇,却又装出了一副议论她的模样。

这样一来,沈舜虽只当是姐妹间玩闹的小把戏,沈云娇却一定会发怒。就算沈舜对她说了实话,她也不会信,认为沈舜有所隐瞒,这样正好,就让她也感受感受当外人的滋味。

第6章想不想让她滚

沈云悠走后,沈云娇还缠着沈舜,想要知道二人刚刚所说的话。撒娇耍赖、佯装生气,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解数,却探不出消息。

你姐姐也没有说什么,不过是夸你今日好看!沈舜的这句实话在沈云娇听来,却是为了敷衍自己随意编造的。

这不可能!她脱口而出,沈云悠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夸起自己,她撅着嘴表示不相信。

兴许是她回答得太过笃定,沈舜忽然凝神看她,语气有些变化:为何不可能?

他最是在意她们姐妹之间的和睦,方才沈云娇反应那样激烈,他心中也不是没有疑惑。沈云娇当然也猜到了,她憋红了脸,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沈舜不催促,却也不绕过这个话题,只是一直盯着她,像是一定要得到一个回答。

姐姐姐不是说是秘密么?这种事怎么能算秘密?沈云娇终于憋出一个理由,说罢用余光去打量沈舜。

所幸,沈舜微微点头,代表认同这个答案,他回答:都是你姐姐闹着玩儿的,她方才确实是这样同我说。

沈云娇可不信,但她也不敢再多问,生怕被沈舜瞧出什么,只得说出一句违心的夸赞:姐姐今日也好看啊!

沈舜没有再多说,转身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花园,沈云娇依然无法发泄心中的怒火。

她会夸我?真以为我是傻子!她胡乱地扯着路边的花花草草,却因为力气不够大,不能将其连根拔起。

她只得烦闷地用手抽打着花草的茎叶,而后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沾上了许多泥土。

分明就是在背后议论我,还装成好人!她自打出生以来,样样都是最好的,除了身份。

虽说桑迎秋已经做了沈府夫人,但沈云悠母亲的娘家叶家权势不小,纵然她不在了,叶家也给了沈家压力。

为了不让沈云悠受委屈,沈家真正承认的嫡女只有沈云悠一个。

平日里也就算了,沈云悠人又傻,沈云娇倒是觉得父亲更偏爱自己,只是碍于叶家,有许多事都只能迁就着沈云悠。

可今日,沈云悠竟然拉着父亲说什么秘密,二人还对自己指指点点一番,沈云娇越想就越气,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若是在房间里,她一定将东西砸了个遍,可眼下还在花园,她气得直喘粗气,却又无法发泄,心中烦闷无比。

压抑了片刻后,沈云娇终于忍受不了了,她猛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卯足全力给了身后的丫鬟平蓝一巴掌。

啪--的一声惊飞了树上栖息的鸟儿,平蓝的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转,却不敢落下。她伸手捂住自己通红的那半边脸,深深地埋下头,晶莹的泪珠滚落在地,又与泥灰混合在一起。

而沈云娇,这巴掌过后她心中倒是舒服多了,终于慢悠悠地往房间走去。

另一边,沈云悠和白桃回院还没多久,就听见有吵闹声。

是林妈和松月。

说起来,这二人常常起冲突,最重要的原因便是这个松月太过嚣张,而林妈总也看不惯。

她从松月手中抢过了一件衣裳,责备道:说了多少次了,这是小姐的衣裳,你不能乱碰!

看看怎么了?衣裳做出来不就是让人穿的么?松月不以为然,林妈立即被她惹火了,二人大声争执起来。

这两人的争吵清清楚楚地传到了沈云悠和白桃耳里。

她也太过分了,竟敢欺负到小姐头上。白桃对松月也没有好感,这丫鬟平日里派头可大得很,对谁都颐指气使。

她说罢,便要起身出去帮林妈,却被沈云悠拦下。

看来这个松月是必须要除了,上一世若不是她偷偷告密,林妈也不会死得那样惨。

虽说这院中有许多桑迎秋安排的人,但这个松月,沈云悠一刻也容不下。可若是直接将她赶出去,定然会引起桑迎秋的怀疑。

要如何才能赶走她,同时又不引桑迎秋注意呢?沈云悠的手来回摩擦着茶杯,神色不停变幻。

不管用什么方法支走松月,似乎都不太安全,除非让桑迎秋自己赶走松月。沈云悠的眼睛蓦地一亮,她拉住白桃的手:桃儿,你想不想让松月滚?

白桃点了点头,这个松月实在是太讨人厌了,她巴不得此人现在就滚远点儿。

那你就去找她的茬儿。沈云悠这句话让白桃一愣,找松月的茬儿?这是什么意思?

沈云悠拉着她走到了门边,往外指了指:你听,她在和林妈争吵。你就去帮着林妈,若是说不过她,你就动手打,林妈一定会出手相帮。

可是白桃有些犹豫,毕竟先前小姐曾说过,松月虽说性子高傲了一些,但到底不是坏人,若是些小事,也就忍了。

但今日,小姐竟要主动找茬还要动手,光是想想,白桃就觉得那场面有些可怕,毕竟真动了手,松月还得了?定然是又哭又闹地找上夫人。

放心,有我呢,若是她急了,你就将她带到我这里来,我自有办法。沈云悠眼神鼓励一番,白桃终于郑重地点了点头。

她摩拳擦掌地走到门边,又回头给了沈云悠一个坚定的眼神,这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这院中谁没有受过松月的气?她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好久了!

小姐又怎样?我看她就是小姐的身份,丫鬟的命!不知道林妈说了什么,松月被激怒,她开始口不择言地辱骂沈云悠。

白桃还没有走近,便听见了这么一句。她心中的火蹭地烧了起来,三两步走到松月面前,啪--就是一巴掌:谁允许你这么说小姐的?

林妈和松月都愣了,毕竟这院中的人大多对松月避让三舍,像今日这样直接动手打她的,白桃还是头一个。

你你竟敢打我?松月不可置信地捂住了自己的脸颊,说话也有些结巴,这院子里,就算是那个废物沈云悠,也不敢对自己出手。

▲《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完整版已有~

与《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