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无弹窗广告-林夕暖燕骁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在线完整版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时间:作者:考拉是猫

想找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无弹窗广告干净亚游app|开户,林夕暖燕骁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在线免费全本,作者考拉是猫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热】林夕暖戛纳封后【热】林夕暖戛纳封后被爆隐婚【爆】林夕暖隐婚的对象竟然是他……燕骁满意的看着热搜一脸无辜的拍拍床榻:老婆,我们来睡睡平安。事后,有人问林夕暖被自家老公曝出隐婚作何感想?新晋影后叹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是作者考拉是猫执笔的一部豪门总裁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亚游app|开户。

第五章就该和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何易替林夕暖打开了一个房间说:林小姐就先在这里休息吧。

好,等等,这里有纸笔吗?林夕暖问。

何易颔首:有的,我现在去给林小姐拿。

何易去拿纸笔,林夕暖才打量这个房间,这个房间里的装潢和下面的装潢差不多,华丽而腐朽,不过这个房间的位置不错,风景正好,现在的时间,可以等待着日落。

林夕暖拿着纸笔唰唰唰一连写下几张药方别开脸的递给何易:你拿去让人按照这些药方抓药,抓回来的药再让我看看,要是不放心你们还可以让别人看看。

这几个药方也都是他们神医谷掏箱底的药方,要不是看在那晚她睡了燕骁的份上,她才不会拿出这么好的药方来,要知道这换做是以前,这可是万金难求其一的药方,现在就这样白白的掏了出来,她心痛的快要碎掉。

何易接过了药方对林夕暖说:多谢林小姐。拿着药方下楼了,恭恭敬敬的递到了燕骁面前。

燕骁手指一夹接过药方,洋洋洒洒的字写得倒是不错,带着行书的味道,像是那种狂放不羁的性格,和她的长相真是不太相符。

燕骁将药方丢回给何易说:再给我去好好查查她,看看她到底是背后隐藏的太深,还就是天生的缺心眼。

是,那这些个药方?何易可没忘记刚才林夕暖给他时一脸肉疼的表情。

找个行家看看,如果没问题,就抓回来。

他是对这个林夕暖越发有兴趣了,本是想着她的样貌和身体挺诱人,但如今倒是越来越让他有想要探究下去的谷欠望。

是,boss。

林夕暖再被人请下楼燕骁已经换了一身黑色的丝绸睡袍,露出坚实的胸膛,还是慵懒的倚在沙发上,何易端了一碗药在他身边,他却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像个小孩一样一脸的不乐意。

boss,林小姐到了。何易在一旁小声提醒。

燕骁没答话,还是皱着眉头,看起来就像是个不愿吃苦药的孩子一般,和他今天下午那凶如罗刹模样简直判若两人,没想到他还会有孩子气的一面。

boss,还是趁热喝吧。何易将药碗递过去,碗里是今天下午按照林夕暖给的方子让人抓回来的药。

他给过几个有资历的老中医看过了,都说这是极为难得的方子,不会有副作用,所以才按照这个方子抓了回来给boss煎上了,但煎好药之后,boss却满脸嫌弃不肯喝。

林夕暖有心要揶揄燕骁几句,故意语气夸张的说:哎呀,没想到我们的骁爷居然还会怕喝苦药啊,这要是传出去可是有损骁爷您的威名的呀。

她心里暗搓搓的有几分幸灾乐祸,她开药方时将里面几味原本味不重的药换成了几味又苦味又重的药,不过不会损了药性,大多数的大夫是看不出来,也算是报了他说不给她饭吃的仇。

燕骁黑着脸朝林夕暖说:给我过来,你是故意的?

她脸上的幸灾乐祸都这么明显了以为他看不出来?这世上敢对他幸灾乐祸的人还真不多,她是觉得他不会对她动手吗?

什么故意的,我故意什么了?林夕暖装不知情装无辜,笑起来眼波流转脆生生说:这些方子你该不会以为是我开的吧,这些都是我外公家祖传的医书上的方子,我只是记性好背了下来而已,我知道这里面有几位药味道重,但是我这医术有限不敢随意改动,不过骁爷良药苦口利于病,药要趁热喝了才是。

若是一般的男人遇见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劝说,不说是治病的药,就算是毒药也都甘之如饴的饮下去,不过燕骁可不能算作在这一般男人的行列中。

他大手一拉,林夕暖跌坐在他身边,一只手搂住林夕暖的腰牵制住她,另一只手伸向何易,何易配合的将药碗递给了燕骁。

林夕暖被燕骁强有力的手臂桎梏着,他身上浓郁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冲击着她的肺腑,心不受控制扑通扑通跳飞快,她必须要承认他是她见过最英俊的男人。

可下一秒,他的唇却已经贴上了她的唇,夹杂而来的还有一大口苦涩的药,他的舌头灵巧而霸道的撬开了她的唇,这口药,一半进了她的嘴里,一半被他咽下去。

林夕暖还来不及反抗,第二口,第三口,直至这碗药被喝完燕骁才放开她,勾起一个邪肆的笑容,舌尖舔舐了一下嘴角,像是一个勾人沉沦的嗜血恶魔玩味的看着她。

林夕暖的嘴里还残留着那苦涩的药味,苦得她龇牙咧嘴,她这下可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燕骁接过何易递来的水漱过口后朝林夕暖说:滋味还是不错。

林夕暖恨林夕暖的身体不会功夫没有内力,不然她才不会任他摆布,这药真是苦死她了。

林夕暖再睁开眼瞪着燕骁,一双桃花眼里带着涟漪,看不出凶狠更平添几分娇媚:我又没受伤,你喂我吃什么药!

燕骁伸手掐着她的下巴在她耳旁霸道的说:我不介意在你的身上开一木仓。我的女人就该和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林夕暖的眼睛瞪得更圆了:你疯了吧,我什么时候是你的女人了!他不会脑子也有问题吧?林夕暖犹豫要不要伸手再给他把个脉,开点治脑子的药,年纪轻轻的就得了癔症真是白瞎了这张脸。

林夕暖诧异打量的目光下,燕骁的脸又黑了几分,女人,你敢再胡思乱想!宁城多少女人想爬上我的床,这是你的荣幸!

林夕暖从芋圆的嘴里大概了解过燕骁,他可以称得上是天之骄子,是有狂妄自大的本钱,肯定有不少女人愿意爬床,但她不在其列啊,她那天晚上只是一场意外才睡了他。

骁爷,咱们能够打个商量吗?我帮你养好伤,咱们就当做那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可以吗?林夕暖眨了眨眼睛略带讨好说。

燕骁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悦说:女人,这样欲擒故纵的把戏你还是少玩,你是我的女人替我养伤本就是应该的,你乖乖的听话,我就可以不追究你今天下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的原因。不然,我总有办法从你嘴里撬出实情来的,还有那晚你利用我的事,我们还可以好好清算清算。

燕骁的语气隐隐含着威胁,什么时候由得一个女人跟他讨价还价了,上一个和他讨价还价的人,坟头草都有她高了。

你不是要当明星吗?跟了我,我会给你最好的资源。燕骁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林夕暖的脸颊在她耳边说,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好好想想,不过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林夕暖应了声:哦。

可我要洗澡,我在这里没有换洗的衣服,这夏天会臭的。林夕暖还是想再挣扎一下,她虽然只是在阐述声音却甜得像在撒娇。

今晚穿我的,明天会有人给你送过来的。燕骁的语气不容反驳和质疑。

林夕暖起身准备上楼,燕骁又道:以后在别的男人面前不许用这种语气说话。

别的男人何易默默捂住了耳朵,其他的黑衣人也都有样学样。

林夕暖眨眨眼,声音甜也是她的锅?

林夕暖同情的看了燕骁一眼,年纪轻轻的脑子就坏掉了,真是可怜啊。

第六章我就不和她们争了

第二天大早就有女佣敲门给林夕暖送来了崭新的衣物:林小姐,骁爷请您下去用早餐。

什么时候了?林夕暖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声音娇柔慵懒,同样是女人的女佣听了不免都会面红耳赤浮想联翩。

7、7点了。

林夕暖瞧了眼窗外的阳光,摸摸自己干瘪的肚子默默爬起来,昨晚说不给她吃的竟然就真的什么都没有,半夜她偷偷跑下去翻冰箱,冰箱里除了水连点水果都没见着,害她饿着肚子睡了一夜。

这个世界没别的,就床特别舒服,本来是想再眯会可奈何这肚子不允许了。

你先出去吧。林夕暖掀开被子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是。

女佣出门之前,没忍住再看了一眼林夕暖,骁爷的衬衣松松垮垮的套在她的身上露出香肩和半截春光,发丝凌乱红唇鲜嫩欲滴,饶是她一个女人见了都要挪不开眼了,难怪骁爷会让她留下来。

还有事吗?林夕暖看着立在门边不动的女佣问。

没事,没事了。女佣红着脸摇头退了出去。

林夕暖下楼时,燕骁已经坐在巨大的餐桌前,面前摆着各种西式早餐,林夕暖坐下来看着燕骁正在动作优雅的吃着面前的煎蛋。

林夕暖皱起好看的眉头转身问身边穿着套装的中年妇女:阿姨,有包子和粥吗?最好还能是蟹黄汤包。

林夕暖想着那鲜美的味道舔了舔嘴唇,实在再合适现在吃不过了。

包子和粥呀,没有,少爷他不爱吃这些。穿着套装的管家张姨说。

但看着林夕暖一脸失落惹人怜爱的模样又道:要不然

张姨。燕骁放下了手中的刀叉道。

抱歉,少爷。张姨立刻闭了嘴,站在了一旁。

不吃我就叫人把你的撤下去。一直被林夕暖忽略在一旁的燕骁冷面道。

林夕暖赶紧伸手护住:吃,没说不吃,我只是说能有点粥和包子就更好了。

填饱肚子和饿着肚子,她当然会选择填饱肚子了。

林夕暖按照身体的记忆用刀叉吃着煎蛋和吐司,不过如果可以她挺想叫人上双筷子的,用筷子多好,用这什么劳什子刀叉,但想想燕骁刚才那记眼刀还是算了,他真是霸道强势啊,一点选择都不给。

睡了一晚,想好了吗?燕骁用手帕轻拭嘴角,眼睛盯着林夕暖问。

想好什么?林夕暖顺口一答,突然想到昨天晚上燕骁说的事情还没想好。

没想好那就现在想。燕骁的脸黑了。

林夕暖停下手中的刀叉面带微笑说:骁爷,我觉得吧咱们都是成年人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也算是你情我愿的,这宁城想做您女人的人可多得是,我就不和她们争了。

林夕暖此话一出,饶是见多识广如燕骁何易都愣住了。

半晌之后,燕骁黑着脸问:林夕暖你是什么意思!

像骁爷您这样的男人实在不该是我一人独占啊。林夕暖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反正谁爱占谁占,这样的男人太危险她惜命。

燕骁强忍着怒火面色更加阴沉道:谁说我就只有你一个女人!

啊,那骁爷您要多注意身体要多保重啊。林夕暖继续插科打诨,要不要我再给您开一些什么强身健体的药呢?保证您一夜七次虎虎生风龙马精神。

够了!燕骁一掌拍在了桌子上,但又牵扯到了伤口让他蹙起了眉头面色又白了几分。你再多说一句我就让人把你关起来十天半个月不给饭吃!

哦。林夕暖默默闭上了嘴巴,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身体又不会什么功夫,从眼前的形势看来逃出去的几率不是很大。

不过我出来一晚没回去,我经纪人和助理联系不上我她们可能会报警。

我已经给你的助理回了话了,说你在我这里做客。燕骁眯着眼睛说道。

呵呵呵呵。林夕暖干笑了两声,哪有请人做客不给饭吃还要威胁饿个十天半个月的。

骁爷,你请人做客这个态度你家里人知道吗?

知道又如何?

而且骁爷,强扭的瓜它不甜啊,你看你又不缺女人,我呢也就只能算是蒲柳之姿,咱没这个必要吧。

其他连蒲柳之姿都算不上的女佣摸摸捂住了耳朵,这话听不得,太刺激人了。

要不然这样,骁爷,咱们认识也算是缘分,交个朋友怎么样,你要是受伤或者是需要我给我打个电话,我二话不说就到怎么样?林夕暖觉得实在要是行不通,她先想办法把金针拿到手,然后给他扎几针让他彻底记不得之前的事算了。

当我的女人就这么不情愿吗?燕骁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不知好歹的女人。

林夕暖感情刚才都是鸡同鸭讲了。

他们之间也就那一晚,干嘛非要她当他的女人呢?这偏执也是种病,得治。

燕骁一步步朝林夕暖走近,林夕暖刚想退身后所有的佣人和保镖都围了上来让她无路可退。

林夕暖心底翻了个白眼然后又笑嘻嘻的看着步步逼近的燕骁,他这模样不会是打算揍她一顿吧?不过应该不会这么没品吧,还打女人,林夕暖想着又往后缩了缩,一派娇弱可怜的模样,若是旁人看着都会想将这样一位娇美人拥入怀中好好安慰呵护。

燕骁瞧着她这模样简直是要气笑了,他是对她有兴趣,但还没这么没品会恼羞成怒的打女人,他也不屑于做强迫人的事。

让她走。燕骁头都不回的走上楼。

是。

林夕暖听到这声才长长的呼出口气,朝着何易甜甜嗲嗲的说:这位大哥,能把我的包还我吗?

燕骁听见背后的声音突然顿住了脚步,目光直直的看向何易。

何易被燕骁的目光吓得猛地往后退了几步对林夕暖说:好的,林小姐。

林夕暖回头顺着何易的视线望过去,燕骁已经不见了踪影。

管他呢,她能走就行。

何易叫人将林夕暖的包拿了过来,将她送出了庄园:林小姐,昨天在庄园里发生的事情还希望林小姐守口如瓶不该说出口的话烂在肚里就好。

昨天庄园里有发生什么吗?可能是我记性不好,睡一觉都忘了。林夕暖笑妍妍一脸真切的说。

这个世界杀人是犯法的事,燕骁却敢肆无忌惮的杀人,那么这背后牵扯的可不就是她这样一个小明星能够牵扯进去的事了,她不会引火上身。

那林小姐,再见。

再见。能再也不见是最好。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完整版已有~

与《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