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狂花傅少娇妻要上天(洛晓晨傅司深)全文完结在线亚游app|开户完整版

末路狂花傅少娇妻要上天

时间:作者:慕骏染

主人公叫洛晓晨傅司深的书名叫《末路狂花傅少娇妻要上天》,末路狂花傅少娇妻要上天(洛晓晨傅司深)全文完结在线亚游app|开户完整版,它的作者是慕骏染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回现场虽然傅司深脸色难看,并不情愿。但不知道为什么,傅司深还是带她回到了昨晚‘捡’她的那个地方。其实他本可以扔下洛...

主人公叫洛晓晨傅司深的书名叫《末路狂花傅少娇妻要上天》,末路狂花傅少娇妻要上天(洛晓晨傅司深)全文完结在线亚游app|开户完整版,它的作者是慕骏染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8章 回现场

虽然傅司深脸色难看,并不情愿。

但不知道为什么,傅司深还是带她回到了昨晚‘捡’她的那个地方。

其实他本可以扔下洛晓晨,完全不管她的。

车祸现场早已被围的水泄不通,有警察,法医,洛、顾、叶三家人,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记者和围观群众。

洛晓晨她们即便是想进去,也穿不过层层人墙。

只能在车里,默默的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傅司深手指一动,在屏幕上点点划划,就大概了解不少。

他瞟了眼车窗外面,又瞥了眼洛晓晨,问话:你就是洛晓晨?

洛晓晨转过头,诧异地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

傅司深冷冷地看了洛晓晨一眼。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的事情,何必这般惊讶。

起初,他还觉得洛晓晨的脑子不正常,一直念叨自己死了、尸体什么的,现在,他明白了。

这丫头没病,新闻上报道的那位死者不是真的洛晓晨,他身边这位,才是真的。

与其说她死了,倒不如说‘洛晓晨’这个身份死了。

死的那个女人,是谁?傅司深继续问道。

他身边这位才是本尊,那死的那位又是谁?尸体是怎么来的?

洛晓晨回过头,望向窗外,扯出一抹苦笑,用生平最缓和的语气回道:

我闺蜜、不,是我的前闺蜜——顾晓晚!

顾晓晚的死并非她本意,但她若不死,车里那具尸体,就是她真人了!

闺蜜和男友联手背叛还不够,居然还想拿她尸体骗保,用骗来的钱过专属于他俩的二人世界,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死不瞑目!

哎,问你啊,我这种情况,算不算指染鲜血?

洛晓晨看着傅司深,苦涩地问道。

你走之前,人是活的吗?

当然了!我只是绑了她,我只是想出一口恶气。

洛晓晨激动道。

可是我想不到那个男人,我想不到叶康他会我可没那么的胆子杀人。

那就等警察那边出结果!活人被绑烧死,很容易查出来!

伪造车祸?麻烦也高明点儿好么?绑活人烧车,也亏这个蠢蛋想的出来!法医一查不就真相大白了?

你什么意思?洛晓晨不明白他的话意。

肺!

见某人还是身处糊涂状态,傅司深忍不住提醒道。

若洛晓晨说的是实话,那么法医那儿将很轻松的找出顾晓晚的真正死因。

到时候,别说洛晓晨没死这件事情会被大众知晓,她男朋友叶康也会因为杀人骗保而进入监狱。

后者倒是无所谓,只是洛晓晨真的甘心就这么回去吗?

可惜了,绕了一圈,她还是要被揭穿,送回去。

洛晓晨没有吭声,傅司深说的对,尸检结果一旦出来,她假死的消息可就兜不住了,而叶康,也不可能会放过她的。

大不了到时候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现在下去,可能还有机会!

洛晓晨猛然摇了摇头。

有机会?有什么机会?这件事情又不是她策划的,火也不是她烧的,她只是出于自保,绑了个人罢了。

就算真被关进去了,充其量也只是防卫过当。

下去,露面,必死。

不下去,等他们找到她,或许还能被网开一面。

这笔账,她还是可以算明白的。

这位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再带我回去!洛晓晨无奈地退了回来,只能拉下脸眨巴眼睛,认真祈求道。

凭什么?

第9章 得寸进尺

凭凭你是个好人啊!洛晓晨拽着傅司深的胳膊,虚伪道。

人在屋檐下,偶尔低点头,也没什么不妥吧?

傅司深瞟了洛晓晨一眼,眉宇间不禁皱成一个大写的川字,满脸嫌弃的看着她。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

洛晓晨仿佛没听到般,继续拽着傅司深的胳膊,像个没事儿人般。

傅司深见状,语气顿时冷到极点,命令道:下车!

噢!

洛晓晨眨巴眨巴眼睛,委屈巴巴地看着他,然后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脚刚踏出去,又悄悄收了回来。

临走前,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傅司深看着她,满脸惊讶。

这丫头葫芦里又开什么卖什么药,好端端地问他名字做什么?

他们若是知道我没死,肯定要‘关心’我昨晚的去处。

你说,我该怎么答?

就算她跟他们如实禀报,他们也不一定会信啊!深更半夜,被一个陌生男子捡回酒店,什么都没干,鬼信啊!

傅司深本准备回一句‘不管我事’的,但当他看到某女可怜巴巴的神情时,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该死的,他怎么就被这么个牛皮糖给黏上了呢,甩都甩不掉。

我男友可是个非常爱我的大醋坛子,昨晚的事情若是被他知道,我清白丢了不要紧,他若找你麻烦,我可拦不住啊!

傅司深静静地看着某女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她刚刚说什么?她的男友是个非常爱她的大醋坛子?是啊,可爱她了呢?爱到出轨她闺蜜。

找他麻烦?他还真求之不得。

长这么大,只有他找别人麻烦,还没别人找过他麻烦。

想赖着他就直说,何必撒谎扯这些?

我的事情就不劳烦小姐操心了!下车后,记得关好车门!

林萧,开车!

洛晓晨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家伙儿倒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逐客令居然下到这种地步了!

下车,可能没命;不下车,脸一定没了!

认真纠结了一番后,还是决定将脸丢了。

不要脸总比不要命好,苟活着,还能拉几个垫背的呢!

傅司深看着某人那张脸,头又开始痛了,她怎么还不下车?

更让他头疼的是,某女不但没有下车的打算,居然还往他怀里靠了靠,嚎啕大哭。

呜哇

???

傅司深看着她,一脸懵圈,这又是什么新操作?

呜呜呜

洛晓晨越哭越凶,傅司深也越来越懵,他似乎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别哭了!我带你回去!傅司深被吵得头疼,不耐烦道。

谁家姑娘哭的比你还假——干嚎,一滴泪都没有!

装可怜也好歹装的像点儿吧?哭了半天,一滴泪都没有,有这么假的吗?

傅司深心里压着火。

可明知她是装的,他还是冷着脸默认了下来。

洛晓晨吐了吐舌头,她也想嚎出眼泪来啊,泪腺不给力,她有什么办法?

那个洛晓晨小心翼翼地问道。

傅司深不可置信地看了她一眼,眼神发冷,她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啊!讲!

我的手机丢了

话里的暗示就是让傅司深再买一部电话。

傅司深一咬牙,方向盘上多了一个浅浅的印子。

第10章 你还不如垃圾

傅司深看着洛晓晨,脸色越来越暗。

眼眸深处更是一片幽深。

洛晓晨也知道自己这副模样过于厚脸皮了,是她自己闹着说手机丢了,傅司深那边愿意赔偿新手机,可她却不要。

等傅司深到了,她突然又要了手机。

她低下头,不敢看傅司深的脸色。

傅司深想了想,还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袋子,递到洛晓晨手中。

洛晓晨接过袋子,打开,竟是部崭新的手机,满脸惊讶地看着他。

他还不会早就准备好了吧?

谢谢!等我回去了,手机钱一定双倍奉还!洛晓晨突然意识到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她连忙问:这位先生,我还没问你的名字?

傅司深看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你不用知道!叫我傅先生就可以了。

双倍还就不用了,他又不缺这点钱!少惹点麻烦,就谢天谢地了。

你当真不自首?

我为什么要自首?洛晓晨不解地问道。

傅司深瞟了洛晓晨一眼,淡淡道:

人死了!

洛晓晨倔强地闭上嘴,不肯再说什么。

的确,顾晓晚的死和她有关系。

但她若是不反抗,躺在车上的人就是她!

叶康都没自首她为什么要自首,她只是在生死关头反绑了个人,怎么算也只是正当防卫。

可笑!

傅司深无奈地揉了揉两边的太阳穴,她竟然说他可笑?是啊,他是挺可笑的。

公司那里还有一摊烂事等着他处理,他竟然有时间跟位素不相识的小姑娘浪费时间!

少爷回酒店还是回公司!林萧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问道。

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听听就好,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惹毛了少爷他可吃不了兜着走。

傅司深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公司!

那她呢?

车上一共就三个人,除了林萧和傅司深,自然就是洛晓晨了。

洛晓晨眨巴眨巴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半路扔了!傅司深冰冷且认真地说道。

林萧听后,嘴角不自觉地抽搐着,少爷不愧是女人绝缘体,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洛晓晨听后,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我又不是个垃圾,想带走就带走,想扔就扔!

你还不如垃圾!

我不想为个素不相识的人连累自己,没必要!

忽然,洛晓晨不吱声了,一个人坐在那儿坐着,双手紧紧攥着手机盒子,思索着什么。

傅司深的话虽然直,但也是实话。

顾晓晚的死、叶康的背叛以及她的反抗,都是她的私事儿,没必要把其它不相干的人拉进来。

傅司深是无辜的,没必要陪他淌这趟浑水。

洛晓晨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

林萧,停车,放我下去!

这可是郊外!林萧提醒道。

少爷虽然冷漠,但也不至于将一个小女生丢在郊外吧。

他们家少爷就是那种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若真不想管,昨晚就扔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

傅司深没有说话,脸上依旧写满了冷漠二字。

这个女人太放肆了。

她需要点教训。

车刚开没多久,仍属于郊外。

偏偏回市区的路还就只有这么一条,若这时候把她给丢了,她就算不被警察发现、也会被保险公司亦或是亲人发现。

不管怎么说,这对于她而言,都是件坏事儿,尤其是她的男朋友叶康,若是知道她还没死,一定会杀她第二次。

即便是猫也只有九条命,何况是人。

丢,还是不丢,这是个难题。

无关法律,无关道德,只是他自己心中过意不去。

我知道!趁现在还没走远,回去自首!赌气也好,其它也也罢,她就是想下车,告诉大家,她没死。

下了这趟车,他们将再无瓜葛。

她或许会进去坐牢,也或许不会;而他,继续过他的生活就是的了,再也不相干。

少爷林萧为难地唤道。

他只是个打工的,上有老下有小,得罪不起自家Boss,傅司深不开口,他怎么敢停车!

开你的车,废话真多!傅司深冰冷道。

开他的车?

少爷的意思是他就说嘛,少爷怎么可能真那么冷血。

洛晓晨再愚昧也听明白了傅司深的话,火气顿时就上来了。

哎,你不觉得你这个人很莫名其妙吗?刚刚让我下车,现在又不让我下车,闹哪样?

尸检报告还没出来,死因还未明确,我不会平白无故地相信你的话。

你身上还有嫌疑,我是合法公民,当然不能这么放过你,帮助部门一起监管你,有什么不妥?

某人的话让洛晓晨既无语,又不知所措。

恼得嘴角直抽搐。

▲《末路狂花傅少娇妻要上天》试读结束~

与《末路狂花傅少娇妻要上天》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