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免费亚游app|开户 宫晩儿和莫召昀小说全文在线亚游app|开户

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

时间:作者:伯藏主

小说主角是宫晩儿和莫召昀的小说叫做《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本小说的作者是伯藏主最新写的一本小说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内容简介:一夜破产,男友劈腿,她郁闷之下,决定一醉方休,囧!她竟酒后逼婚,拉着认识不到三天的男人扯证结婚了!还好这个男人蛮顺眼,还给她买买买!可是,说好的他只是个助理,为嘛有人说他送的这个项链一个亿?自家老公一脸鄙夷瞎说!哪能一个亿?明明十个亿!...

小说主角是宫晩儿和莫召昀的小说叫做《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本小说的作者是伯藏主最新写的一本小说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第9章:又再起纠纷

内容不存在

第10章:曾经的男友

  第10章:曾经的男友

  你干什么!彤彤!没等宫晚儿的话说完,杜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看见地上的陈俪彤,连忙过去把她扶起来,转过身对宫晚儿说:我那天说的还不够清楚是不是?你还来找彤彤的麻烦干什么!

  杜洋你讲不讲道理,居然护着她帮她说话?气不过的刘贝贝替晚儿抱不平,却被宫晚儿拉到了身后。

  看着眼前像变了一个人杜洋,宫晚儿说不出的难受,她定定的看着杜洋鼓起勇气讽刺道,我们在一起那么久,现在才几天你就向着别人了?啊,我忘记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久了,现在我家破产了,你自然就选了陈俪彤,看样子你看上的不是她的人而是她家的钱。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议论纷纷,看样子是杜洋劈腿呀。

  杜洋把陈俪彤搂在怀里,脸上是对宫晚儿的厌恶和不耐烦:宫晚儿,你都被人包了,有什么脸在这质问我,何况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最好别再来招惹我。

  陈俪彤依偎在杜洋怀里,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对宫晚儿说:听见了吗,洋都跟你说清楚了,真是不知羞耻还要来纠缠他。

  宫晚儿直接无视掉陈俪彤,看着杜洋的眸子里泪水在打转,心疼又倔强的不肯流泪,说话都带了颤音:我被人包了?他们都不信我,现在连你也不信我。

  宫晚儿你自己干了龌龊事凭什么要我信你,当年你不肯跟我上床,是不是就因为怕我发现你是残花败柳啊。呵,可笑。杜洋嘴角上挑带着讽刺,毫不避忌的当众侮辱宫晚儿。

  被恶语重伤的宫晚儿伤心又委屈,四年青春给了一个人渣,她只怪自己识人不清,错把小人当君子。

  周围围观的同学越来越多,通往食堂的路上堵满了人,宫晚儿仰着头不让眼泪掉下来,刘贝贝担忧的看着她,对于宫晚儿跟杜洋的感情,刘贝贝非常清楚,他们在一起四年,杜洋可以说对宫晚儿百依百顺,别说吵架就连争执都不曾有过,谁也没想到他们会分手,恐怕连宫晚儿自己都没想想过杜洋会出轨。

  伤透心的宫晚儿不想看见杜洋,拉着刘贝贝准备离开,这时候人群从外面散开,教导主任远远的走过来,看到围着的一群人,不耐烦的说道:都堵在这干什么,开茶话会呢?不去吃饭下午不打算上课了是不是。

  刘贝贝说道:周主任,陈俪彤诽谤。

  诽谤?周主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把目光看向陈俪彤。

  陈俪彤连忙从杜洋怀里出来,伸手指着宫晚儿对周主任说:主任我举报,宫晚儿她不遵守校规行为不检点,不相信您看,有照片为证。

  说着陈俪彤手指的方向,教导主任看到了宫晚儿身后的公示栏,里面的照片拍的很清晰,虽然看不清男人的脸,可照片里的人的的确确是宫晚儿,犹豫过去宫晚儿家有钱,教导主任拿她没办法,但现在不一样了,无视她指着照片问宫晚儿: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穿出去我们学校的名声都要被你丢光了。

  我没有。宫晚儿强壮镇定握紧了拳。

  教导主任不依不饶道:照片都贴出来了还好意思不承认,一个女孩子家这么不知羞耻,这件事我会上报学校扣除学分,大过处分。

  边上的刘贝贝十分着急:晚儿她没有!主任你不能乱冤枉人啊。

  闭嘴,再说连你一起处分。说完周主任转身就要走,没两步又转过身指着宫晚儿说:学生宿舍不允许你这样的学生住宿,省的你带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回来,影响学校风气。

  宫晚儿百口莫辩,三两步走到教导主任面前,昂这头说:我敬你是个老师,劳烦您也给自己留点口德。

  你周主任被说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宫晚儿继续说:我家是落魄了,不代表什么猫猫狗狗都可以踩在我头上撒野!别以为当上个教导主任就是爷,惹急了我宫晚儿有的是办法让你从这个位置上滚下来!

  说完宫晚儿转身快步向校外走去,出了校门没几步,不知该去哪里的宫晚儿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突然鼻子一酸,再也没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蹲在路边抱着自己将头埋进臂弯里。

  在宫晚儿身后不远处,莫召昀靠在车边,看着哭的撕心裂肺宫晚儿,心中有什么莫名的情绪在波动。

  莫召昀转身上车,载上耳机拨通了秘书的电话,语气淡淡的:去查一个叫宫晚儿的女孩,我要知道她家和学校的详细情况。

  是,莫总。干脆利落的回答,莫召昀挂掉电话,发动车子先回到公寓。

  宫晚儿不知道哭了多久,口袋里的电话想起,她用袖子擦掉脸上的泪珠,看着来电显示上莫召昀的号码,犹豫了一会,宫晚儿还是按下了接听键,顶着浓重的鼻音:喂。

  你在哪儿?电话另一边的莫召昀装作若无其事的问。

  宫晚儿站起身往前走:刚从学校出来,怎么了?

  回来收拾房间,别忘了你的工作。莫召昀提醒道。

  好,这就回来。宫晚儿连忙说,深吸口气,挂下电话擦干净余下的眼泪,伸手拦了辆车准备回公寓。

  刚拉开车门,刘贝贝就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一把拉住就要上车的宫晚儿,喘着气说:晚儿,拿着。

  边说刘贝贝边把银行卡塞进宫晚儿手里:虽然不多,但救急还是够的。

  我不能要你的钱。宫晚儿知道刘贝贝一个人不容易,何况自己身上的事一时半刻恐怕也缓不过来,怎么能再拿她的钱,于是果断把卡推了回去。

  缓过气来的刘贝贝见宫晚儿不收,不高兴的皱起眉:你现在正需要用钱,大不了以后再还我也行啊。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卡,宫晚儿只觉得它沉甸甸的,心里感激刘贝贝,点点头收下了,贝贝谢谢你,你快回去吧,我得先走了。

与《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