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娇妻不由己(夏淮岚姜子宇)全文完结在线亚游app|开户完整版

替身娇妻不由己

时间:作者:牛牛怕虎

ag捕鱼王论坛|HOME主人公叫夏淮岚姜子宇的书名叫《替身娇妻不由己》,替身娇妻不由己(夏淮岚姜子宇)全文完结在线亚游app|开户完整版,它的作者是牛牛怕虎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姜子宇突然摔倒我姥姥见我跟姜子宇合体,高兴的合不拢嘴,恨不得把家里种的菜全部烧好都摆上桌,就连她在市场上买的两块钱一大袋的饼干都往出拿。要是我没去过姜子...

主人公叫夏淮岚姜子宇的书名叫《替身娇妻不由己》,替身娇妻不由己(夏淮岚姜子宇)全文完结在线亚游app|开户完整版,它的作者是牛牛怕虎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8章 姜子宇突然摔倒

我姥姥见我跟姜子宇合体,高兴的合不拢嘴,恨不得把家里种的菜全部烧好都摆上桌,就连她在市场上买的两块钱一大袋的饼干都往出拿。

要是我没去过姜子宇家,看见那一袋子饼干还没什么感觉,但我今儿才在人家吃的饭,那菜品精致,花样繁多的,我都恨不得打包带回来给姥姥尝尝。

我虽然有这个想法,但到底没好意思张口丢那个人,只能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多赚钱,让姥姥吃上好的,在有生之年多看看,开开眼界。

我将医院开的药拿出来,嘱咐姥姥和钟姨用次用量,又按照姜子宇的吩咐,单独嘱咐姥姥,要她不要再提鬼神之说,并特意交代姥姥,姜子宇的身份是个秘密。

姥姥对姜子宇的事特别特别放在心上,而且对姜子宇的话坚信不疑,基本上姜子宇说什么就是什么。

看着姥姥的样子,我无奈极了。

好在一切妥帖,我心下稍安。

就在我跟姥姥聊天的时候,姜子宇的手下大包小裹的往屋子里提各种吃的用的礼品。

我根本不知道姜子宇带了东西,其实......我一直认为他是空手来的,而且来之前,我还想着要不要提醒他稍微带点礼物,哪怕是一兜水果也好,毕竟是外孙女婿第一次登门嘛。

但是后来想想我又没说,我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又麻烦人家各种帮我,哪好意思要求人家太多呢?

总之我万万没想到,姜子宇在背后默默做好了一切。

其实我和姥姥并不是图他什么东西,但在我姥姥看来,他礼数周到就是对我好,就像现在,我姥姥皱纹都笑开了,看上去红光满面的。

姜子宇亲手打开几个纸盒,对我姥姥说:这是我家里面厨子做的,淮岚今天吃的就是这些,我特意带过来让您尝尝。

您帮忙品评品评,要是觉得委屈了淮岚,我换厨师。

我姥姥尝过一口之后,哽噎的哭了,一边哭一边又笑着说:我们淮岚有福了。

钟姨一边给我姥姥顺背,递水,一边附和着夸我漂亮懂事。

我见姥姥高兴的哭了,也是眼睛一热。

我看向斜睨着我求表扬的姜子宇,他可能不知道我有多感激他,这和和睦睦的一家人景象印在我脑海里,我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了。

他这样做外孙女婿实在是太合格了。

我把桌子上的碗碟往厨房捡,然后在厨房洗碗,没一会儿姜子宇跟了进来。

他那金贵高大的身躯往我家厨房一站,我家厨房都仿佛镶金边儿了。

我眼眶有点红,故意嗔怪的瞪姜子宇一眼,嘟嘟囔囔的说:你明明带了那么多好吃的,为什么不早说?早知道我和钟姨就不做饭了,竟是些拿不出手的家常菜。

那是给你姥姥的。

姜子宇使劲捏我鼻子,等捏红了才放手,你心里不就是这么想的吗?想要带好吃的给你姥姥,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

我脸一红,慌张的想,他还真是会读心术哎,跟这种人在一起真可怕。

我皱着鼻子说:每次我跟你提什么,你都回答我‘不’,不行,不能,那我就不说了呗!

你!姜子宇大手眼看着就要打到我后脑勺上,就在我吓的缩脖子的时候,他改打为抓,算你识相,敢跟你鬼丈夫提要求,活腻歪了你,给我好好干活!

他说完,金贵的大长腿一迈,走出厨房。

就在他走出去的一瞬间,我感觉我家厨房从金光万丈变成灰突突一片砖瓦墙。

突然砰的一声响从厨房门口传来,把我吓了一跳。

我急忙跑出去看,只见姜子宇脸色难看的捂着胸口靠在厨房门板上。

我大惊失色,姜子宇前一刻还好好的,不知道他突然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姜子宇虚弱的向我伸出手,无力的从牙齿里挤出两个字,淮岚......

你怎么了?我担心姜子宇这个样子被姥姥和钟姨看见,于是把他扶到厨房。

阳.....阳气。

姜子宇好像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每说一个字都耗费很大力气。

他向我索取阳气,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贴上他。

就在我要亲上他的时候,厨房的门突然被敲响。

钟姨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淮岚,没事吧?刚才什么动静?

我太着急姜子宇了,于是尽量用平静的口吻打发钟姨:哦,没事钟姨,我洗碗不小心把盆弄掉了。

钟姨说几句不用我洗碗,待会儿她来收拾,我应几声,钟姨见我一直不开厨房门也就走了。

终于走了。

我着急要亲姜子宇,可我一抬头,见姜子宇眼中含笑,正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不忘嘲笑我,我撒谎是因为谁啊?

我好气,真想不管他了。

我难道是嫌命长吗?还上赶着给他吸阳气?

就在我要退开姜子宇的时候,姜子宇眸中的笑意褪去,又变成了痛苦之色。

他紧紧皱着眉,嘴巴抿成一条直线,连睁开眼睛都有点费劲。

淮岚......阳光太烈......我.......

原来是因为阳光!

现在正是下午两点,姜子宇从上午十一点陪我出门,我们俩中途去了趟医院。

也就是说,一天之中太阳最烈的时候,姜子宇一直陪我在外面。

姜子宇渴望像人一样活着,所以一路上,他倔强的不肯在汽车里挂窗帘,任由阳光晒在他皮肤上。

而我,我竟然忘了这一点,如果我早知道姜子宇长时间被阳光曝晒会这样,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他陪我回来。

都是我害了他。

他现在终于支撑不住了。

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此刻我自责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我恨不得替他受苦。

他总是说我傻,可他自己还不是一样傻?明知道今天太阳烈,还陪我做什么?

好在我有阳气,他不是需要阳气吗?

我抱着他,印上他的唇。

印上之后,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不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

我睁着眼睛看他,见他半眯着眼眸竟然在愣神,紧接着他慢慢合上眼睛,好像在享受。

他到底是占我便宜还是要阳气?吸没吸啊?

就在我退开他,想要问清楚的时候,他好像知道我心里所想,一把扣住我,翻个身将我抵在门板上,回答我说:别动,我在吸呢。

紧接着发生的事,不禁让我瞪大眼睛,绷紧全身,脑袋嗡嗡作响,一瞬间我的神经啪的一声短路了。

这个鬼男人,吸阳气他就吸,伸舌头干嘛呀?

第9章 吸阳气

姜子宇的嘴唇太软,好甜,就像果冻一样好吃。

每一次唇齿缠绕,都引的我颤栗不止。

他的动作很轻很柔,一点点试探,一点点回味,好像在抚慰他最珍贵的奇珍异宝。

我爱上了这种感觉。

就是这一刻,我心底深处好像有一朵名为情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

我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他只是在吸我的阳气而已。

接下来我也没心思多想了,被吸走阳气的我浑身发麻、腿脚发软,脑袋晕乎乎的,仿佛整个人都飘起来了。

我站都站不住了,只能靠着姜子宇的支撑才能勉强稳住身形。

突然,姜子宇扣住我的腰,把我搂的更紧了。

他掠夺我的空气,恨不得吃了我。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一阵叫我名字的声音。

这声音,我一听就知道是隔壁的董生,只有董生大嗓门,喊气话来跟大喇叭似的,能传出二里地。

董生一声紧接着一声喊我名字,同时,他疾跑进屋的脚步声也传进我的耳朵里。

我猛然惊醒,红着脸推开姜子宇。

我的天!我到底在干什么?我竟然在自己家厨房跟一只男鬼接吻???

与此同时,董生估计是问完我姥姥,得知我在厨房,跑着找了过来。

还不等董生敲门,做贼心虚的我猛地一把拉开厨房门,以至于把董生吓了一跳。

董生估计是看到了我家大门口的车以及站在院里的保镖,所以见到姜子宇的时候一点也不惊讶。

他扯了我一把,很不友好的打量姜子宇,问我:这位谁啊?

我、我、我朋友。

如果换做之前,我也许会介绍说姜子宇是我男朋友,可姜子宇吸完我阳气之后,男朋友三个字我无论如何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我现在脸红的都快炸了,连看都不敢看姜子宇。

朋友?可能是对我说的这两个字极为不满,姜子宇哼笑一声重复我的话。

我不用抬头看都知道姜子宇面色不悦。

我往外推董生,可是董生非但不走,还作死的说:什么朋友这么有钱?我看外边停了三台车,出行前护后拥的,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钱是不是?我告诉你,夏淮岚现在还小,而且马上就要读大学,她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你别祸害她。

董生这个大嗓门!真是的,总也改不了这毛病。

我姥姥还不知道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呢,最近事情太多,我暂时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姥姥。

我跟董生很熟,当下没顾及太多,抬手就捂住了董生的嘴,没好气的提醒他:小点声,什么大学我不知道!

董生一点眼色也没有,扯开我的手蹙着眉说:你不是跟我考上同一所大学了吗?

说到这里,董生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冷哼一声看向姜子宇,态度不善的说:是不是他不让你念?有钱了不起啊?

我偷瞄姜子宇一眼,姜子宇那张脸已经黑的不行了,使劲盯着我捂董生的手看,那样子恨不得把我的手给剁下来。

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推董生,想要慢慢跟他解释,谁知道董生就着我推他的手,顺势握住了我的手腕,拽着我就往外走。

董生瞥了姜子宇一眼,头也不回的跟我说: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没有董生力气大,也挣脱不开,只能急忙跟姜子宇说一句我去去就回,然后任由董生把我带出大门外。

大门外围了好些人,全都在围观我家门口停的三辆汽车。

我也是无奈了,姜子宇这个人哪哪都好,就是出门排场太大。

就我这个穷家,一下子来了三辆高档轿车,不用想也知道来的是大人物,换我我也会好奇的瞅上一眼。

见我出来,大家七嘴八舌的问我,我家来的是谁。

都邻里邻居的住着,我也不好不回话,只能笑笑说来的是我朋友。

我从大家的眼神中看到了暧昧不明的神色,甚至还看到了鄙夷,更有年轻女孩跟我不和的,发出一声嗤笑。

我终于理解董生为什么对姜子宇态度恶劣。

他是怕我误入歧途。

董生也知道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可我们家院子里站着保镖,没办法,董生就把我往他们家院子里拽。

眼看着就要进董生家院子,我的另一只手突然被拉住了。

我回头,见姜子宇正面无表情的盯着我。

被他这么一看,我之前被他吸阳气那点涟漪全部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说不上来的心情。

从我认识姜子宇到现在,他最多的就是用戏谑的声调跟我讲话,要么捉弄我,要么就是嘲笑我,所以,一旦他对我冷着脸,就好像他对其他人那样,我有点接受不了。

姜子宇淡淡的瞥了董生一眼,对我说:回去了!

本来挺好的,没想到会这样收尾!

我不敢再惹姜子宇不快,只能挣脱开董生,跟他说电话联系。

我甚至都来不及跟姥姥告别就被姜子宇带走了。

回去的路上,姜子宇异常沉默。

我不太习惯这样的姜子宇。

他不说话,我也不敢开口,所以车厢内的气氛诡异沉闷。

我几次想开口解释,但是话到嘴边都说不出来。

我要是那种热情洋溢的性格就好了,如果是的话,此时此刻,我会蹭到姜子宇身边撒娇。

告诉他,在我心里,只认姜子宇一个人是我丈夫。

再告诉他,我跟董生是一起玩泥巴长大的,我跟董生之间,没有任何不正当的关系。

只可惜,热情洋溢的女孩子,一直是我向往的,但我做不到。

与那种阳光的女孩子相比,我更多的是低着头。

永远低着头打工赚钱,在餐厅、在快餐店门口、在促销摊前为那种女孩子服务。

其中的心理落差没人能懂,久而久之,我就形成现在这种怯懦的性格了。

我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办法。

姜子宇不是会读心术吗?我嘴上不好意思说的,可以在心里跟姜子宇说。

我们俩坐在同一包厢内,而且这么近,姜子宇他肯定会知道我心里所想的吧?

我目光灼灼的看向姜子宇,把我跟董生的关系,以及姜子宇在我心中的不可取代性说的一清二楚,除此之外,我还大胆的对姜子宇大夸特夸,夸的我自己都脸红了。

终于......

姜子宇侧头看向我,眉宇间微蹙,不悦的骂我:你有病?被男邻居英雄救美高兴成这样?还是说,一想到要跟男邻居念同一所大学,兴奋的脸都红了?

我:......

我敢肯定,他不会读心术,之前的一切不过是他通过我的神态举止揣测出来的罢了。

第10章 与姜子宇亲昵的女孩

不行!

不能再这么下去,这种压抑的气氛,跟别人我能承受,跟姜子宇我受不了。

他总是对我笑,突然间对我冷漠,让我认为我好像做错了天大的事。

就在我鼓起勇气,想要跟姜子宇说话的时候,汽车一震晃动,不知道撞上了什么。

我抻个脖子往外看。

只见我们的车和对面的车在拐弯的时候撞到了一起,虽然是个盲区,但是路挺宽的,估计对方开车太快没有减速。

这都能撞上。

我用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嘀咕一句。

没想到姜子宇耳朵挺好使,回了我一句:都是有钱人,开车当然要嚣张点。

我这个鬼老公真是个小心眼,我知道他还在为董生讽刺他有钱人的事耿耿于怀呢。

我正想跟他解释,没想到他轻叩车门拉手,紧随司机下了车。

他这么大的腕儿还用亲自下车处理交通事故呢?这么想着,我就看到对面的车,从驾驶位上蹦下来一个活力四射的女孩。

那个女孩打扮的很精致,金栗色大卷头发,带钻大圈耳环,死亡芭比粉的唇色被她驾驭的不失完美,价值不菲的裙子把她线条勾勒的凹凸有型,她身上的装饰品,项链和手表都闪闪发光,最让我喜欢的还是她的性格,看起来是那样活泼。

活泼的让我自形惭秽。

她跟姜子宇好像很熟,一见面二话不说,先蹦蹦跳跳的抱住了姜子宇,不止如此,他们还亲昵的来了个贴面礼。

贴面礼之后,那个女孩很自然的把手跨在了姜子宇的臂弯里。

从我这个角度来看,女孩的胸好像都蹭到姜子宇手臂上了。

我心中冒出来一个酸涩的想法,原来姜子宇不是我一个人的。

姜子宇这么受欢迎。

在他认识的女孩中,我的综合魅力值能排第几呢?

紧接着,从另外一辆汽车下来一个气度沉稳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和姜子宇握了手,然后活力女孩一手挽着姜子宇,一手挽着中年男人,他们三个人站在一起聊天。

我从他们身上,联想到姜子宇陪我回家见我姥姥。

现在女孩挽着姜子宇跟家长聊天,我好像有点多余。

我突然萌生一股退意,可我还是忍不住下车走了过去。

咦?子宇哥,她是谁啊?女孩看着我,眨巴眨巴眼睛问。

姜子宇扫了我一眼,自嘲又略带报复性的说:就是一个朋友。

朋友两个字让我心颤了一下。

哦!嘿,我叫蒂娜,你好。

女孩一手挽着姜子宇,一手伸到我面前,热情的跟我打招呼。

你好,我叫夏淮岚。

与蒂娜欢快清脆的声音相比,我的声音沉闷又干涩。

我跟人家比不了。

从穿着打扮,人家一身名牌,而我呢?还是跟我姥姥去墓园穿的那身,牛仔裤穿好几年洗的都泛白了。

我也就身高和长相能稍微占点优势,可人家化了妆,而我用清水洗完脸之后连护肤品都没抹。

这个蒂娜身上还带着一股好闻的香水味。

而我

我压了压心中想法,微笑的跟蒂娜握手。

蒂娜热情的给我介绍说旁边的中年男人是她爸爸。

我随着姜子宇叫了一声费叔叔。

费叔叔以一副上位者的口吻,和蔼又不容拒绝的把我和姜子宇邀请到高级会馆去坐一坐。

我没来过这种类似于商务会馆的高级地方,所以我显得有点拘谨,尤其在有费叔叔和蒂娜这两个陌生人在的情况下。

这次,作为朋友的我,没有受到姜子宇的特殊照顾。

除了喝酒......

姜子宇和费叔叔都喝洋酒,蒂娜喝果酒。

像我这种乖乖女,十八岁之前滴酒不沾,所以我根本不会喝酒。

但大家都喝,我也就默认跟蒂娜一样喝果酒。

姜子宇拦住蒂娜,并把我面前的果酒推给蒂娜:她不会,叫饮料!

蒂娜见姜子宇连我喝酒都要管,面色变了一下。

这种变化太细微,整个桌上只有我这个女孩子才能看出来。

紧接着,蒂娜噗嗤一声笑了,打趣说:子宇哥,这度数很低就跟饮料一样,有什么会不会的?我还记得你说过,这酒太甜不好喝呢。

我盯着蒂娜桌前的果酒想,原来姜子宇不喜欢喝这种看上去五颜六色的酒啊,别的女孩知道姜子宇喜好,作为小妻子的我却一点都不了解。

我心里感觉怪怪的。

姜子宇喊来服务生要饮料,这才对蒂娜说:她还小。

管的这么严,不会是交往对象吧?蒂娜看了眼姜子宇之后,转过来问我,小妹妹,你多大了?

我如实回答十八岁。

都十八了,小我两岁。

蒂娜拿着她手里的果酒在我眼前晃,好女孩,成年可以喝酒了哦,我十八岁的时候都会了呢,你要不要尝尝?这种酒很甜的。

我没喝过,确实很好奇。

但是刚刚姜子宇已经拒绝了,我不好拂他的面子,于是我摇了摇头。

姜子宇在我没看到的地方满意的笑了下。

蒂娜果断放下酒瓶不再劝我,估计也是害怕我跟姜子宇酒后会发生点什么追悔莫及吧?

费叔叔是个场面人,见话题断了,就笑着批评蒂娜: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没有一点女孩子样。

姜子宇看了眼蒂娜,敬费叔叔一杯才说:蒂娜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女孩子。

最优秀的女孩子什么的,我慢悠悠的转手里的饮料玻璃杯,听的胃酸。

蒂娜几乎快要凑到姜子宇脸上,高兴的问:真的?

我鄙视的想,就是场面上的客套话,用得着当真吗?

姜子宇伸手弹了蒂娜一个脑瓜崩说:当然。

谢谢。

蒂娜站起身,给姜子宇一个拥抱,还跟姜子宇贴了一个脸。

切,国外回来的了不起啊?动不动就抱,我承认,我心里难受的厉害,好像醋坛子打翻了。

我的余光感觉姜子宇好像在看我,可是等我抬头去看时,他正盯着蒂娜。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费叔叔接茬:子宇,蒂娜最听你的话,你多来家里走动。

姜子宇欣然接受了费叔叔的邀请,客气的说:我刚刚回国,以后还要多麻烦费叔叔和蒂娜关照。

我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姜子宇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就开始做生意,所以他的生意全在国外,此次回国发展约等于从零做起。

而他在国外那边的生意已经交给专业的金融团队打理。

原来,姜子宇这么优秀。

▲《替身娇妻不由己》试读结束~

与《替身娇妻不由己》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