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眼中的星光(顾聿深苏浅浅)全文完结在线亚游app|开户完整版

你是我眼中的星光

时间:作者:蓝安安

主人公叫顾聿深苏浅浅的书名叫《你是我眼中的星光》,你是我眼中的星光(顾聿深苏浅浅)全文完结在线亚游app|开户完整版,它的作者是蓝安安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偷看渣男的手机将买来的购物袋一一拆开,准备把给宝宝买的衣服整理一下先洗洗烫烫。孩子他爹靠不住,为了孩子的以后我必须要坚守住底线,离了他我们的日子还得照...

主人公叫顾聿深苏浅浅的书名叫《你是我眼中的星光》,你是我眼中的星光(顾聿深苏浅浅)全文完结在线亚游app|开户完整版,它的作者是蓝安安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八章 偷看渣男的手机

将买来的购物袋一一拆开,准备把给宝宝买的衣服整理一下先洗洗烫烫。

孩子他爹靠不住,为了孩子的以后我必须要坚守住底线,离了他我们的日子还得照样过。

只是还没安静几分钟,我以为偃旗息鼓的婆婆拎着一个包从房间里出来了。

儿子,既然你媳妇儿容不下我,你开车把我送回去吧,妈心疼你,不想让你为难,也不想在你们家受气.....

呵,还以退为进呢,门口就有直达的公交车,都气成这样了,真的想走摔门儿就走了,还用特地找人送?

可惜她注定要失望了,程思城现在似乎一点离婚的打算都没有,婆婆没有等到她预想中的儿子挽留,我的道歉。

程思城像是没听到一样,低头帮我拆衣服上的标签。

我看老太太一个人戳在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说不出的委屈可怜,如此精湛的演技竟无人欣赏,真可惜。

轻笑一声,妈,我回来的路上不小心跟别人撞了,车要开去4S店修呢,我做儿媳妇的不能让您走着回家,用手机帮您叫辆出租车吧。

什么?你跟人撞了?你有没有怎么样?没受伤吧?程思城听说我跟别人撞了车,非但没有怪我开车莽撞,还赶紧过来关心我。

我没事,就是把别人的车后保险杠撞了个洞。

婆婆看自己儿子根本搭理她那一套,眼泪终于掉了下来,这次应该不是演的真大被伤到了。

气得把包往胳膊底下一揣,姓苏的,不用你假惺惺在这儿装好人,我自己打车回去。

我无奈的摊摊手,好吧,既然您坚持,那我就不帮您叫了,路上小心啊,注意安全!

小姑子在一旁着急的干瞪眼,婆婆没有台阶可下,又拉不下脸再留下,毕竟狠话放了、东西也收拾好了,只能灰溜溜的拎着包甩门而去。

小姑子把扫帚往地上一摔,哥!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对妈?

程思城头也不抬,认真的看着标签,不要整天在妈那里搬弄是非,什么外人内人的?现在我跟浅浅才是一家人,你要是住不惯可以跟着一起走。

小姑子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真的跟着婆婆一起走了。

家里少了那两个人,空气都变得清新了起来,笼罩在家里的阴霾一下子都散了,我长长的舒出一口气。

走了好,最好身边这个伪君子跟着一起滚。

浅浅,今天的事儿你有点过分了,我妈怎么说也是长辈,既然你要分开,分开也好,只是你坐月子的时候不要又埋怨我妈不来照顾你。

在这等着敲打我呢?以为我还是以前的苏浅浅吗?

先甜言蜜语哄几句再给一棒子敲打一下,可是今天,残酷的现实给了我重重的一巴掌,也让我无比清醒,认清了身边的男人。

今天逛街有点累,我先去睡会。

也不管他什么反应,径直回了房间,从今以后我就是钮钴禄.苏浅浅了,程思城你们一家人休想再跟以前一样欺负我。

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看着今天拍的那张单据,一个心慢慢变硬,许是白天太累,我竟然真的睡着了。

迷蒙间,似乎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只是困意实在太浓,我竟醒不过来。

后来程思城像是在跟谁打电话,还跟人发生了争执,说话的声音绵绵不绝,一直在耳边,我想起来告诉他打电话小声点,可能是白天逛街太累了怎么都醒不过来,好在那恼人的声音没过多久终于停止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都黑透了,看了看时间竟然都已经晚上10点半了,我一翻身在一侧看手机的程思城就连忙下了床。

浅浅,你醒了?饿不饿?我做好饭了,吃点东西再睡吧。

可能是刚睡醒神志有点不甚清醒,我竟然有点感动,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做饭给我吃。

吃饭期间他不停的为我夹菜,我发现他做的饭都是按我高血糖的标准做的,说不出的尽心。

浅浅,你多吃点,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了。

他今天为了我跟婆婆翻脸,坚持不肯离婚,是对我还有感情吧?

就算不是为了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吧?

听着他嘘寒问暖的话,像是回到了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是不是没有了婆婆小姑子,我们俩就能跟以前一样了?

只是如果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我怎么都不会如此放松警惕,为自己的动摇悔恨,一时心软后患无穷。

每每想起来那一天我就忍不住浑身颤抖,恨的牙都快咬碎。

相安无事的吃过饭洗漱好重新躺在床上,我闭上眼睛装睡不想跟他说话,过了没一会儿听到程思城的手机响了。

他好像看了我一眼才出去,虽然我闭着眼,但是那目光如有实质的落在我身上,怎么都不能忽略。

程思城接起电话,压低声音说:知道了,我会考虑的,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苏浅浅她刚睡着。

有什么事要避着我说?越是这样我心里越是像有只猫在乱挠,更想知道。

程思城回重新躺回床上的时候,我一动不敢动,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稳像是真的睡着了,一直等了很久,传来他打呼噜的声音我才轻手轻脚的爬起来,从枕头下摸到他的手机。

试了试他以前的密码发现不对,就拿着他的手按着home键解了锁,手机屏幕亮起的那一瞬间,我感觉一颗心都揪了起来,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液。

我从来没有碰别人手机的习惯,他平时在我跟前玩手机我都不会主动凑过去看,为了知道他背着我做了什么,我也是没办法了。

先翻开他的通话记录,全是他业务往来的电话记录,但是刚才他接的那个电话记录没有了,我看了看时间10点以后一个电话记录也没有,他删掉了,一个通话记录为什么会删掉,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短信也是干净的毫无痕迹,除了广告就是垃圾短信。

把他的微信,qq都看了一遍,一点可疑的地方都没有,甚至可以说过于干净了。

我不甘心的把他的手机所有软件都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线索,翻到微信设置那里看到切换账号,心念一动。

果然有一个账号,头像是程思城读书时的一张大头照。

看着他熟悉又陌生的脸,有一种即将揭开答案的喜悦,又有一种知道真相前的恐惧。

第九章 登门入室

手指颤抖着点了那个小号,登录的几秒内,我的心不停的被拉扯着,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又觉得自己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在自欺欺人。

终于登录成功了,只有一个对话框,有几条新信息,最后一条消息发的是我爱你。

谁爱谁呢?

犹豫了片刻,深吸一口气才点开,看着上面的内容,我感觉浑身都在冒冷汗,捂住嘴怕自己哭出声。

跟程思城聊天的那个人就是今天在商场碰到的萧心妍,他们两个人说话那么露骨不堪入目,以及对我的诋毁、嫌恶。

这时候我倒开始佩服程思城了,这么恶心我还能每天不动声色的跟我躺在同一张床上。

我拿出自己的手机想把聊天记录拍下来留作证据,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些在法庭上能不能作数,反正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人性如此复杂,审时度势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总是好的。

只拍了一张照片,程思城翻了个身,我一紧张赶紧把手机倒扣在床上,按的严严实实,生怕发出一点儿亮光。

还好程思城没有醒,又睡了过去,我拍好照片删了新的几条无关紧要的消息记录,把微信切换回去,将他的手机重新塞回原来的位置,小心的侧躺到床一边,宽大的双人床中间愣是隔出一段距离。

从同床异梦大抵如是了,只是眼泪怎么都控制不住,在黑暗里沉默的汹涌。

悲愤如同山河倒灌,冲击着我陡然坚硬起来的心,流过每一根血管,每一处脉络。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离婚之前的纠结,有太多的束缚缠绕着,离婚不只是两个字那么简单,还是两个家庭的分割,事情不落到自己头上,永远无法淡然处之,不亲身体验一回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结婚以后,我不敢说自己是个十全十美的妻子,完美的儿媳妇,世界上没有完人,但我怎么说也对他们一家真诚以待当成一家人。

可是他们一家是怎么对我的?我上班的时候催我生孩子,我在家养胎又说我只知道在家花钱,连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了人也不曾察觉。

我睁着眼谁不着,陈思城倒睡的安稳,不知道那位萧心妍小姐明天上班了要怎么朝他说我。

她可能要等着我先绷不住跟程思城大吵大闹,我不准备这么冲动。

第二天醒来,家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程思城已经去上班,我起床看到小姑子房间的门敞着,我的衣柜坚实的落在墙角,窗帘赫然就是原来我房间里的那个。

反正人都走了,我也懒得追究换回来,不如买新的。

只是看到地上一个袋子漏出来的瓶子一角,出于好奇我走进去打开一看,竟然就是婆婆说给我扔掉的化妆品,我就说她怎么舍得扔掉,原来是拿给她女儿用了,这一家人真够不要脸的。

没有了婆婆小姑子在家吵吵闹闹说不出的舒心,一个人做饭收拾房间特别安逸。

房间里原本放衣柜的地方留下一圈灰色的印子,我跪在地上用刷子沾着洗涤剂固执的刷着,像是要刷去人生里的污点。

如果生命里的那些不堪,可以跟这圈印记一样去掉就好了。

下午天气凉下来的时候我拿上环保袋出门买菜,回来的时候遇见经常跟婆婆聊天那个老太太,她一看到我就不忿的扁扁嘴,拉着她的小孙子赶紧走了,显然还在为昨天的事记恨我。

挺直腰板进了电梯,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事情真相只能用时间来证明。

刚把买来的菜放在桌子上,婆婆和小姑子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们昨天不是才刚走吗?怎么又回来,难道是有什么东西忘了带?还是厚着脸皮又回来了。

我沉默的整理食材,当做没看见,但是婆婆看到我买的菜失声尖叫起来。

苏浅浅,你又出去败家了?你看看你买的菜,不是告诉过你了郊区那个菜市场便宜,你怎么又去超市买,我要是不回来看着你,你早晚要把这个家败光。

这么热的天,还要开车去郊区菜市场买菜?买个菜也叫败家?那干脆都饿死好了。

昨天是谁说不离就是孙子的?最后还灰溜溜的走了,这才一天就又回来了,这脸打的未免也太快了吧。

是我让伯母回来的,你有意见吗?

听到这个声音我猛的转头,看到昨天在商场遇见的萧心妍,她那张脸我就是化成灰也认得出来。

萧心妍一副女主人的姿态扶着婆婆在沙发上坐下来,伯母,您先坐下歇会,我有的是方法对付她,她不敢对你怎么样。

把芹菜往桌子上一摔,我倒要看看在我家她要怎么对付我。

萧心妍,谁让你进来的?这里是我家请你出去。

让我出去?我凭什么出去?姐姐,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你还有求着我的地方呢,劝你谨言慎行,对我客气点。

我会求着你?我跟你除了程思城这个男人之外毫无交集,这个男人我都不准要了,还有哪门子的关系会求上你?

你走不走?不走我就报警了。

萧心妍挑挑眉,冷笑一声,你报警说什么呢?我是程伯母邀请来做客的,又是思城的同事,你就算是再跟老太太不对付,也不能不让她请朋友来家里吧。

你......你们......这里是我家,你们不走是吧,我给程思城打电话,让他来赶你们走。

刚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萧心妍一个箭步过来,把我的手机打的在地上滑出去几米远。

萧心妍!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就欺负你怎么了?你一个大肚婆行动不便,我们三个人还治不了你。

我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处境不太乐观,如果他们三个人想做什么,我就算不顾及自己,也得顾忌肚子里的孩子。

我看了一眼婆婆,就算她再不喜欢我,也不能拿我肚子里的孩子出气吧,这可是他们家亲生的。

婆婆与我对视一眼,目光闪烁,心虚的转头看着一边的墙,想看出朵花儿来。

萧心妍挡在我面前,不让我跟婆婆对视,用手不停的来推我。

看什么看,是你先把伯母赶出去的,现在还有脸看!

不动声色的观察四周有什么趁手的东西,可以当武器,可惜桌子上除了抽纸盒就只有我买来的菜了,总不能拿着土豆当炸弹使吧。

第十章 是你自己不争气

你想怎么样?如果你想要程太太这个位置我让给你,好好的人你不做,插足别人的婚姻还这么嚣张,今天真是长见识了。

我可没有破坏你的家庭,是你自己不争气,留不住自己的男人,看看你那个样子,哪个男人能有胃口?再说了我们是谁先插足谁还不一定呢?我认识思城可是比你还要早,要不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你觉得你还能站在这里?

其实你该感谢我,思城早就受够你了,跟我说过很多次想跟你离婚,是我一直在劝他为了孩子好好过日子。

昨天程思城明明没有一点要离婚的意思,这个女人未免也太嚣张了吧?还在这大言不惭。

不用你劝他跟我好好过日子,既然你这么稀罕我的男人,那你领走,都从我家滚出去。

萧心妍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的指甲,轻轻吹了一口气,猛然抬眼。

姐姐,别发火啊,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他可还看着呢,我又不是要破坏你的家庭,我跟思城只是相爱有错吗?琼瑶阿姨可是说过的,不爱的那一方才是多余的插足者,我又没有要思城离婚娶我,那都是你自己在瞎猜。

少在这儿攀亲戚恶心我,我记得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他不离也还要离呢,外面的女人都登堂入室了,我可没你那么大度,也不嫌脏......

等我们离婚程思城没有房子,公司的股份也要分我一半,到时候他没钱没房,我看你们能相爱到几时?

躲在萧心妍身后的婆婆,一牵扯到利益,直接跳出来气急败坏的朝我嘶吼:苏浅浅,你想钱想疯了吧,这房子也有我儿子一半,我儿子的股份是他自己努力工作挣的,凭什么分给你?那些钱都是我儿子赚的,我看净身出户的人是你才对!

我等她喊完才说话,凭什么要分给我?根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夫妻在婚姻续存期间所得财产,属于夫妻共同所有,他的股份是在我们结婚以后才拿到的,那就是我们夫妻的共同财产,我们离婚当然要分给我一半了。

房子是结婚前我们家买的,都有转账记录可以查,房产证上是我的名字,你们休想拿走一分一毫,不服你可以去起诉啊,看看法官吃不吃你撒泼耍赖的那一套?

婆婆听完我的一番话目瞪口呆,她指尖轻颤指着我半天才说了句,你这个黑心的女人可够阴险的,我儿子辛辛苦苦在外面赚钱,让你在家舒舒服服的什么都不用干,你居然算计的这么清楚,你还是不是人!

我还是不是人?

心里忍不住冷笑一声,突然想起那句人家常说的话,不到怀孕生孩子,你都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是狗!

我只是拿走我应得的,多了我也不会要,但是少了我的,一分钱我都会跟你们争到底。

苏浅浅!你这个脏心烂肺的贱女人,敢拿走我们家一毛钱试试,信不信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萧心妍拦住想过来撕了我的婆婆,气定神闲的劝道:伯母,别动气,你听我的,她拿不走咱们家一分钱,我有的是办法让她主动把钱吐出来。

婆婆这才不忿的把手放回去,嘴上尤自骂骂咧咧个不停。

为什么萧心妍这么胸有成竹,她到底想干什么?

我狐疑的瞪着萧心妍,只见她朝小姑子使了个眼色,我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小姑子随即发疯一般冲了过来,孕晚期的我本来就行动迟缓,即使看到她冲过来我躲了一下没能躲开,我还是被她狠狠地推倒在地上。

摔在地上的一瞬间,我心内一凉,浑身的血都冲到了脑门上,我的孩子!

感觉到身下传来温热濡湿的液体,我低头一看白色的裙子隐隐看到一丝血色,又急又惧,一手撑地一手捂住肚子,额上不停的冒冷汗。

实在太疼了,像是有一把刀在肚子里不停的翻搅着。

你......程思玉......这也是你的亲侄子啊,你还有没有良心?

程思玉脸上没有一点愧色,慢条斯理的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拉着我的头发迫使我仰头,用手扑不断拍打着我的脸颊。

苏浅浅,昨天你不是还要把我的东西给扔出去吗?现在怎么不嚣张了?

只是因为我一句无心的话,她就如此记恨,可是我不能跟她们拖了,得赶快去医院,想站起来肚子却痛的死去活来的。

这时候我真怕孩子会出了什么意外,为了这个孩子孕早期的孕吐不止,后来的孕期高血糖,把我折磨的不成人形,我都没有放弃,现在却临产再出什么意外......

毕竟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形势比人强,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只能朝婆婆服软。

妈,你看在我肚子里的孩子份上,快送我去医院吧,我肚子好疼,应该是羊水破了。

婆婆听了却以为我在装腔作势,指着我大声的骂,苏浅浅!你别装了,不就是摔了一跤吗?哪有那么娇气,在这里装什么装?以为这样我就怕了你吗?

我趴在地上,汗珠不停的滚落,妈,是真的,求求你,我肚子好疼,你看我都流血了。

婆婆犹疑的看着我,萧心妍看出婆婆的动摇,立刻抓住她的手腕,伯母,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咱们家的种都说不定呢?再说哪个女人不会生孩子?她这才刚有反应呢,我们不是不送她去医院,只是等她快生了再去。

小姑子也在一旁帮腔:妈,你不会忘了她刚才是怎么算计我们家的吧,只要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儿不就行了,什么年代都有生孩子死人的,很正常,就是警察问起来,一个死人还能拿我们怎么样!

妈,这孩子绝对是你的亲孙子,我除了上班就是在家哪里有机会见其他人,你快救救他吧,我肚子实在疼的厉害。

婆婆听到这里,紧张着的抓住萧心妍的手腕:妍妍啊,她这都流血了,不会闹出人命吧?

伯母,您放心吧,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她死不了的,我们去医院生孩子总得整理一下东西吧,什么都没准备,到时候就得再医院现买,医院卖的东西可是贵的离谱。

视钱如命的婆婆立刻颔首赞同:对对对,医院的东西简直贵的吓死人,我们得自己带,人别死家里就行,回头这房子就卖不出去了。

萧心妍不动声色的拿开婆婆的手,揉揉被抓红的手腕,尴尬的笑笑:伯母,你瞎说什么呢?死不了的,思玉你去她房间收拾收拾要用的东西,我们还没切入正题呢。

▲《你是我眼中的星光》试读结束~

与《你是我眼中的星光》小说相关的文学